当前位置:主页推荐 >> 姑苏文娱文字推荐

安娜啊安娜,甜和痛都上头

时间:2020-04-01 09:17:48 来源:苏州文化艺术中心

  如果此前关于《安娜·卡列尼娜》剧目的安利你还没有吃下,如果想到托尔斯泰,仍然是那些《战争与和平》《复活》的大部头,是《安娜·卡列尼娜》60万字150个人物(毛国人名!)的敬而远之,那么当你知道托尔斯泰一生叛逆,在82岁时候还离家出走追求平民生活,一个月后就客死他乡付出生命代价,会不会对他和他的作品产生一些好奇?高尔基说托尔斯泰“贵族式的魅力属于高贵的野性”,实是因为他和安娜一样,在无关名利的纯粹精神指引下,背叛了自己的贵族阶层,与整个世界为敌。

  

  眼下这部即将来到艺术中心放映的这版《安娜·卡列尼娜》是俄罗斯制作的第三部原创音乐剧,获得俄罗斯Ticketland.ru网站颁发的“2018年最受欢迎音乐剧”荣誉,长演三年多,已经算是站到了俄罗斯音乐剧的最前线,重写俄罗斯音乐剧票房历史。它的制作人Alexei Bolonin在2000年初参与了将一批诸如《巴黎圣母院》《罗密欧与朱丽叶》等流行音乐剧引入俄罗斯的进程,在《安娜·卡列尼娜》中也的确不难看到法剧的影子——重抒情,轻叙事,将托尔斯泰1000页的煌煌巨作删繁就简,却以舞美、灯光的巧妙运用+首首能打的歌曲和水准非常在线的群舞,打造了一部精良的商业制作。对此原著党可能并不够满意,但音乐剧《安娜·卡列尼娜》却引得更多人去翻出原著来读。

  

  它的大获成功与音乐和舞蹈的精彩编排密不可分。从火车站的摇滚乐,到冰上华尔兹,群舞们滑着冰在舞台飞舞,再到上流舞会上的玛祖卡,开场短短20分钟,歌曲和舞蹈流畅而丰富的编排就已经虏获了观众的心;而罗曼·伊格纳提耶夫(Roman Ignatyev)创作的40余首乐曲,涵盖了古典乐、摇滚乐、流行乐等不同曲风,大多十分上口,剩余下来的主要人物也基本都有能让人记得住的角色歌,烘托出剧中人物的命运浮沉和这片土地上的风起云涌。

  

  压缩在一部剧作时长内的《安娜·卡列尼娜》突出了安娜和沃伦斯基的爱情主线,甜和痛都上头。安娜的扮演者、俄罗斯功勋艺术家叶卡捷琳娜·古谢娃(Ekatelina Guseva)和渥伦斯基的扮演者谢尔盖·李(Sergey Lee)的几首对唱,都非常细腻地演绎出了爱情的百转千回;而两个本是“情敌”的女孩安娜和吉缇那段对唱,终于面对面谈起前尘往事,忽然有了一种同为女性的宽恕,千帆过尽的彻悟——她们都以爱情为救赎为归宿,而她们的爱人则以爱情为港口,助他们远征——这样永远难以对等的关系,“哦,若早知道!”

  

  下半场的更入佳境,实则是托尔斯泰的伟大,建立在对人性的惊人理解力之上的悲悯:

  安娜的婚外情失败是咎由自取,却令人同情;

  沃伦斯基妥妥是渣,却也让人恨不起来;

  安娜的丈夫卡列宁在婚姻中似没有太上心,但又在妻子出走后宽厚相待;

  在所有别人看来不作死就不会死的人生里,托尔斯泰却留给了每个人最大的理解和包容。

  就连从莫斯科到外省乡村那些漫天大雪、冰上飞舞、风吹麦浪、汽笛长鸣,都有一种外化了的广博心态;更不用说剧院戏中戏一场,创世纪式的天花板下,一首如同天籁的女高音,是安娜在决意去死前听到的救赎与原谅。

  所有桥梁都已经焚毁

  所有罪行都已被宽恕

  新生从此刻开始

  

  将《安娜·卡列尼娜》改编成音乐剧(或者芭蕾舞剧)其实是非常聪明的,因为音乐剧舞剧所能呈现的那种弥漫的凄婉又决绝的美,就代表着托尔斯泰对所有人的宽恕。而俄语音乐剧《安娜·卡列尼娜》也再次印证了地缘文化、历史遗留的神奇——我们对于俄罗斯画风的莫名亲近感,在他们抒情和浪漫的时候格外要命。

  

  高清放映·莫斯科轻歌剧院《安娜·卡列尼娜》

  演出时间:2020年7月19日(周日)14:00

  演出场地:苏州文化艺术中心 演艺厅

  演出票价:200/150/100

  *建议12岁以上人士观看

本文内容来源于苏州文化艺术中心

【摄影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