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姑苏商贸2.0 >> 姑苏匠心 >> 匠心传承

丝路苏绣情,苏州刺绣研究所沈健康专访

时间:2019-11-19 08:52:45 来源:本色苏州

苏州刺绣研究所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苏绣技艺”项目唯一的保护单位、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工艺美术协会刺绣专委会副主任单位、苏绣《国标》的主要起草单位。

要知道全国最早的12位行业国家级大师,其中有8位来自苏州刺绣研究所。作为苏绣人才的摇篮,苏州刺绣研究所为中国刺绣艺术业界培养了众多高端人才,至今仍保持着一支全流程专业团队,对苏州周边地区、国内其他绣种的人才成长产生了持久而深远的影响。 

今天,名城苏州就有幸请到了苏州刺绣研究所常务副总经理沈建康,带领我们了解苏州刺绣研究所的历史变迁,近距离了解苏绣技艺,认识真实的苏绣人。

「  国 宾 」

“刺绣研究所成立于1954年三月份,由于正好碰上解放初期,苏州接到了国家对于苏绣国礼的定制需求,但是在那个时候所有的刺绣艺人、工匠都散落在民间,苏州市政府为了完成这些苏绣的定制,就在苏州环秀山庄成立了文联刺绣小组,”沈所长说道,“文联刺绣小组就开始在全国各地招兵买马,把散落在民间的刺绣工匠、刺绣艺人包括部分优秀的画家们集中到研究所,进行继续教育,为国家培养苏绣人才。”这就是苏州刺绣研究所初成时的经历,当然在创办时期,继续教育的内容不仅包括基础的刺绣技艺训练、前期的美术功底培养,还增加了文化课的培训,全方位的提高这些刺绣艺人们的手艺功底和综合素质。

苏州刺绣研究所成立之初的目的就是做一些刺绣国礼,现今也包括一些政府礼品的制定,因为苏绣作品不仅仅是苏州的城市特色,同时也是我国对外交流的崭亮名片。所以从成立之初苏州刺绣研究所的起点相对非常高,高标准招收人才,再进行全方位的深度学习。正是这样高门槛高标准的招生模式,造就了苏州刺绣研究所的每幅作品都十分精美。这种招录培训模式也延续到了现在,每幅作品都要求精益求精,研究所高标准要求自己的同时,也不断更新国内刺绣行业的标准,让这份手艺在时代的潮流中发展的越来越好。

「  逐 梦 」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苏州人,我的母亲、奶奶都是做刺绣的,从小就耳濡目染,对刺绣产品有着十分浓厚的情感。”苏州刺绣研究所常务副总经理沈建康向我们阐述道他的经历,苏大毕业后的他在央企里一呆就是11年,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苏州刺绣研究所郑董事长,郑董事长对整个刺绣圈都了如指掌,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是十分热爱。在众多产业中,无论是在精力还是在财力上,董事长对于文化产业,包括对于刺绣的投入都是最多的。沈所长谈道,“因为大家都知道文化产业这一个行业做好不容易,前期投入的成本非常的大,回报周期可以说非常地漫长,但是我们董事长自始至终从未停止对于研究所的投入与支持。

当董事长提出想让沈所长到刺绣研究出来的时候,经过再三考虑,沈所长还是放弃了央企的“铁饭碗”,来到了苏州刺绣研究所潜心运作,这一呆,至今已是第六个年头。

沈所长说道特别是这一年多,他对刺绣有了更深的了解,越发感觉到每一幅刺绣作品后面都集聚了刺绣老师日积月累的心血。“我本来以为像我母亲那样学个几个月就可以做了,但是到我们刺绣研究所,我发现想做一幅精美的刺绣出来,没有十年的功力,他是做不到的。”几个月也好几年也好,它培养出来的只是一个最基础的技术,但是技术后面还有技艺,技艺学精后还有艺术一层等你去发掘,然而艺术需要长年累月去对自己的美感进行培养,对美术、对色彩都要去自己学习理解,将这些所有的结合在一起,再加上应用,才能做出每一幅精美刺绣,每一环都极其不易。

对于刺绣师傅来说,十年的学习刺绣技术,但是你想把它融会贯通,可能又是一个十年,所以如果刺绣老师想做顶尖的刺绣人,那真的需要一辈子的时间。沈所长向我们感慨道,“一个刺绣老师黄金时间只有十年,但是十年中间能够令自己满意的作品也就那么两三幅!”对于一个人来说,他的黄金时间也只有十年,最好的十年也就是四十岁左右到五十岁之间,因为那时候技艺和眼力都是非常好的时候,过了五十多岁到了六十岁,眼睛也就不行了。

「  师 者 」

现在苏州刺绣研究所在职有二十年左右的有二十多位,三十年工龄以上的也有数十位。沈所长向我们介绍道,“现在刺绣研究所真正的指导导师是有四位,分别是牟志红老师、黄春娅老师、何晓老师以及徐霞琴老师。”

其中牟志红老师和黄春娅老师的事迹被央视《手艺中国》纪录片报道,在十集的纪录片中,他们就独占了一集,可见其大师风范。牟志红老师是沈寿的第三代嫡传弟子,有着突出的技艺,极其扎实的美术功底,每幅作品都堪称典范。黄春娅老师是省工艺美术大师,创作过程中深入领会绣稿,走进作者的心灵,用鲜明生动的刺绣语言特征来强调绣稿中的光线、色彩,突出质感、协调整体,赋予神韵。

研究所里还有两位指导老师中的一位就是何晓老师,现在已经80岁了,在研究所工作了60年,研究所里大部分工作了三十余年的老师都是她一手带出来。他对研究所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都非常的了解,刺绣老师每个人有什么特长,每个人擅长做什么都了如指掌,出了精湛的手艺,何晓老师在全面的管理和协调能力上都非常突出。

还有一位是徐霞琴老师,他也是在研究所工作了一辈子,他专注于刺绣金鱼,其刺绣金鱼的功底在整个苏州刺绣研究所,甚至整个刺绣界都无人能及,成品非常的漂亮。这四位老师就是研究所现在的指导团队,他们有分管艺术的,也有分管技术的,将技术与艺术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  传 承 」

“现在苏州工艺美校那边自己也有刺绣课程,但是坦率地说,这部分学生能够真正从事刺绣行业的寥寥无几,原因很简单,就像我们现在年轻那些刺绣老师,你看见他们年轻,但是也都从事刺绣研究工作十年以上了,在这十年之内,我企业是培养期,他们暂时还做不出精品苏绣,所以研究所是全程贴钱培养的,我们不可能给他们开高工资,但是这个社会是越年轻的时候,越需要用钱。”在非遗的道路上,传承一词听到的更多是都是悔恨与无奈。

越年轻的时候越需要用钱,再加上一些社会上的一些观念,有一些企业与刺绣研究所相仿的,年轻的时候他们付的工资很高,甚至是流水线上他的付的工资也比研究所高,再加上地摊机绣产品冒充苏绣,整个市场都鱼龙混杂。

“我们是先苦后甜,然而他们是先甜后苦!”

虽然愿意成为研究所的员工并不多,但是苏州刺绣研究所为整个社会或是为整个中国培养的刺绣老师确实不计其数。恰巧,当我们去探访研究所的时候,楼上就有一位在读研究生正在跟着前辈们研习刺绣,可惜的是十二月末就要返校了。

“但是我很庆幸,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了,能得到那么多刺绣界前辈的指点。”

为了生存与未来,她暂时不能像研究所其他的老师一样潜心钻研。希望与研究所短暂的别离后,还能有机会回来,更加潜心学习,将这份手艺传承下去。

「  重 生 」

在市场上,由于前期一直对接的是国礼,刺绣研究所并未对大众市场开放。现在为了更好的发展,同时也为更多的人了解这份手艺,将刺绣更好的传承下去,刺绣研究所已经在与大众市场积极接轨,保持开放包容的心态,让更多优秀的作品展现在大家眼前。

现在苏州刺绣研究所是有自己的展厅展示的,但是整体设计还是停留在八十年代,整体规划格局都达不到一个很好的效果,所以一般采用团队预约制。每天定量对外开放,当然对于慕名而来的散客,也会根据人流量进行开放。当然现在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刺绣爱好者想去楼上工作区参观,工作人员也会看情况开放展示。

由于刺绣产品对于刺绣老师的手艺和心境都有极高的标准,做出一副精美的刺绣出来,他需要做到细心,耐心、静心,如果有太多的游客去打扰他们的话,会影响他们的思路,静不下心也就做不出这么美的作品出来。所以为了保证刺绣作品的质量,也防止大批量游客进入后用手触摸刺绣成品,每天可以参观的名额都会进行严格控制。

现如今,苏州刺绣研究所为了将苏绣更好更真实的将苏绣作品展示给大众,特别邀请了苏博的原班设计团队,重新规划修建苏州刺绣研究所,建立苏州中国刺绣艺术馆,目前已经立项申报给国家,由于苏州研究所里的环秀山庄是世界文化遗产,苏州中国刺绣艺术馆的申请也得到了国家文化部的批准,目前一边着手申报相应的手续材料,一边开始与苏博设计团队进行沟通协商深化设计。

将来会是一个集办公、功能、展示、接待为一体的综合艺术馆。展厅的整体设计也会将传统与现代完美结合。传统的是刺绣手艺,现代则会利用现代的科技手段做到声、光、电的融合,通过现代的科技手段,与刺绣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让苏绣作品呈现的更完美。让我们一起期待,期待苏州中国刺绣艺术馆的建成,期待苏绣能更加繁荣昌盛的传承下去。

苏州刺绣研究所部分作品展示:

1999年澳门回归国礼苏绣《金色的秋天》现陈列于外交部驻澳门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

2001年国礼苏绣《兰花》现陈列于外交部驻新加坡大使

2008年国礼苏绣《丝竹吟碧林生翠》现陈列于中国外交部驻美大使馆

2010年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 在世博中心四季屏风前留言

街拍达人(分享你身边美好的景色)
景色位置:
分享理由:
图片
【摄影美图】
【本色苏州】